咨询电话:155 5151 9922  24小时服务热线:400-804-0558
行业新闻
NEWS
关注球探体育科技

潜伏大戏:Uber如何刺探无人驾驶竞争对手的情报

发表日期:2020-09-13 17:26:47  文章作者:球探体育科技  浏览次数:1109  标签: 球探体育科技

【腾讯科技编者按】《连线》杂志本周刊文称,根据最新公布的法庭文件,过去几年,Uber通过刺探竞争对手,从竞争对手处挖人才,以及获取对方的软件,来加强自身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。尽管竞争情报活动在大公司中很普遍,但相关细节却很少为外界所知。

以下为腾讯科技(微信号ID:qqtech)编译整理的文章概要:

在Waymo和Uber旷日持久的诉讼中,Uber被控窃取并使用Alphabet旗下无人驾驶业务的商业机密,加强自主项目。本周提交至美国联邦法院的新文件聚焦于Uber战略服务集团的活动。这是Uber威胁运营部门下属的8人小团队,致力于收集竞争对手的情报信息。威胁运营部门的一名前雇员指控称,战略服务集团经常从事欺诈和盗窃活动,并雇佣第三方供应商去获得未经授权的数据及信息。

Uber否认了这些指控,称该员工只是试图通过诉讼向该公司勒索钱财。不过12月份,在与Waymo的诉讼中,Uber战略服务集团的员工被迫出庭作证。这些证词详细描述了该部门的活动,包括对竞争对手车辆进行视频跟踪,与供应商谈判,通过网上信息挖掘来获得无人驾驶软件,以及前往拉斯维加斯参加美国国际消费电子展(CES)等等。

该部门的项目包括启动代号为“动物园”的项目。该项目的目的是更多地了解Uber在无人驾驶领域的竞争对手,而这些对手也被冠以各种动物的名字。2016年12月,Uber战略服务集团员工撰写的一份计划文件显示:“战略服务集团2017年的研究将专注于‘长颈鹿’、‘海龟’、‘斑马’、‘海龟/黑猩猩’,以及亚洲的竞争对手。”Waymo的律师在法庭上诵读了这份文件。

法庭文件显示,“长颈鹿”是Uber给谷歌/Waymo的代号。“海龟/黑猩猩”可能是通用汽车,以及Lyft(该公司正试图建设无人驾驶汽车网络)或Cruise,后者是通用汽车2016年收购的创业公司。“斑马”可能是Zoox,一家来自硅谷的秘密创业公司,正从头开始开发自动化的汽车。文件显示,“斑马”的目标是“彻底重新发明汽车”。

报告称:“在开发全自动驾驶汽车的竞争中,‘长颈鹿’领先于其他30多家公司。2017年,战略服务集团的最优先工作将是‘长颈鹿’。”法庭记录显示,战略服务集团对于Waymo合作的汽车厂商,需要外部采购的技术,以及该公司的供应商名单尤其感兴趣。此外,该部门还负责“追踪社交媒体,例如LinkedIn、Facebook和Twitter的帐号,从而映射到Waymo的相关人员,以及关键人才的职业关系。”

该部门的首要目标是Waymo汽车智能化的关键:保密的源代码。该部门的另一份文件显示:“自动驾驶汽车竞争的成功关键在于源代码。取得成功所需的所有源代码可以被压缩至约75MB。”作为参考,Netflix平台上下载1小时视频的大小是200MB。

Uber战略服务集团最开始研究了GitHub。在这个网站上,软件开发者会上传各类开源软件。Uber威胁运营总监马特·亨利(Matt Henley)在证词中表示:“我们查看了所有内容,希望看到工程师无意上传的东西,但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受保护的数据。”

法庭文件显示,Uber的下个计划包括派遣战略服务集团员工参加2017年1月的CES大会。在当时的大会上,自动驾驶是最主要的话题之一。团队成员参加了多场技术介绍会,想看看是否能得到其他公司源代码的信息,从而帮助Uber的先进技术集团开发自主的无人驾驶汽车。意料之中地,这样做并没有任何效果,这或许是由于,大部分企业都会有意避免在公开分享中展示关键的技术数据。

在庭审中,Waymo律师询问Uber战略服务集团成员爱德华·鲁索(Edward Russo):“就首要优先级,即收集和组织来说,你的证词是,Uber在2017年CES上没有收集到任何信息?结果是失败的?”鲁索回答:“你可以这样认为。”

不过证词显示,Uber战略服务集团并没有完全空手而归。一家名为Jungsang的韩国公司告诉该团队一名成员,正在与Uber就激光测距雷达系统展开合作。

2017年2月14日,战略服务集团在一次会议上将这个情报汇报给安东尼·莱万多夫斯基(Anthony Levandowski)和里奥·罗恩(Lior Ron)。他们是谷歌前工程师,以及无人驾驶卡车创业公司Otto的联合创始人,而Uber于前一年夏天收购了Otto。莱万多夫斯基被任命负责Uber的自动驾驶项目。战略服务集团成员尼克·吉辛托(Nick Gicinto)在证词中说,莱万多夫斯基认为,这些信息是“垃圾,一点用都没有”。

提交至法庭的最新材料显示,莱万多夫斯基和罗恩认为,与其被动等待信息,情报部门不如主动出击。罗恩指出,供应链公司是“关于竞争对手计划、意图和能力等信息的重要来源”。而2月份会议的一份报告显示:“如果想要成功,我们的情报收集计划必须具备广度和深度。计划必须足够广泛,报告至少6家不同竞争对手的信息,同时又要有足够深度,从而及时获得有意义的技术数据。”

证词中给出了Uber战略服务集团的全新优先级,包括与外部供应商一起,开发新的信源,吸引工程师离开之前的项目加盟谷歌,以及“围绕Waymo的每个关键人才绘制人际关系图”。

在2月份会议的不久之后,Waymo就对Uber提起诉讼,称莱万多夫斯基在从谷歌离职时带走了关于无人驾驶汽车的9700MB机密技术数据,利用这些数据创立了Otto,并将数据带到了Uber。

根据吉辛托的说法,4月份,鲁索和Uber战略服务集团的另一名成员杰克·诺坤(Jake Nocon)飞往凤凰城,跟踪Waymo的无人驾驶汽车试验。在约4天的时间里,他们跟踪并拍摄了在公共道路上行驶的汽车。亨利肯定和他们一起。他在证词中提到了与诺坤在车中的一场对话。当时诺坤问他,是否有关于Waymo诉讼的任何信息。亨利说:“我回答了一些问题,我想他们正试图给我们找麻烦。可能会与莱万多夫斯基有关。此外我还说,希望这段对话不要离开这辆汽车。”然而,诺坤在无意中留下了对话记录,而Waymo在庭审的查证中找到了这段记录。

根据Uber战略服务集团的多个证词,莱万多夫斯基和罗恩接洽供应商,对竞争对手展开日常背景调查的计划从未能得到实施。吉辛托作证称,他不清楚Uber曾雇佣过外部供应商,挖掘Waymo的信息。

Uber于2017年5月解雇了莱万多夫斯基,而原因则是他没有配合这起诉讼的调查。吉辛托在证词中表示,Uber自动驾驶项目的新负责人埃里克·梅霍费(Eric Meyhofer)很快就要求罗恩停止所有对Uber竞争对手的追踪。直到去年5月,战略服务集团还在拍摄其他车辆的信息,包括旧金山一家未具名公司的无人驾驶汽车。

Waymo表示,去年Uber对其自动驾驶汽车表现出特别的兴趣,这证明了Uber的险恶用心。Uber的律师则表示:“收集竞争对手的公开信息是常见而合法的商业行为。”而Waymo“是基于毫无关联的暗示去做出无根据的推断”。

下次庭审将于2月5日开始,届时陪审团将做出判决。

如没特殊注明,文章均为球探体育科技,转载请注明来自www.songzanlinsi.com
相关新闻

Copyright Bozhou Aikaifa Tech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 

皖ICP备14008780号 公安备案 34160202000520

  • qq客服
  • 公众号
  • 手机版